司今天更新了吗?

「我的眼睛是亚历山大石。」

永远的7日之都/钟女指 扬州炒饭

我对周年庆剧情真的很不满了,所以写点儿东西自我满足一下

这只是连二十分钟都不到的摸鱼而已,我真的很喜欢摸鱼x





  今夜是交界都市创立一周年的庆祝日,庆典热闹的氛围带动了所有人,在庆典的饮食区中央庭新来的指挥使和钟函谷坐在一起看着歌舞区宛若雕像一般站着组织人们的的晏华和芙罗拉。



  “钟老板,走吧。”指挥使看情况差不多便站了起来,悄悄地和钟函谷说话:“你刚刚基本上没吃什么吧?我们到后厨,我来给你做一点儿吧。”



  “欸,看不出来我们的小指挥使还会做饭啊。”钟函谷看着指挥使听到他这句话以后露出了很不满的神色。



  “不想吃那我就不做了。”指挥使气鼓鼓地将身子转向一边,随后感觉头顶被放上了一只手。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我们走吧。”



  到了后厨,指挥使开始寻找材料,厨房里的食材基本上全部都被安拿去做舞会的食物了,剩下的只有火腿,胡萝卜,一罐甜玉米粒,两颗可怜的鸡蛋和米饭了。



  “嗯……”指挥使端详着那堆食材,随后便开始忙碌了起来。先将鸡蛋打散在碗中,随后将火腿和胡萝卜切丁,将那罐甜玉米粒打开倒在盘子里一部分。



  “指挥使是第一次做饭?”看到指挥使熟练地忙前忙后,钟函谷忍不住问到。



  “嗯……可能?不过或许我失忆前是个厨艺高手呢。”指挥使笑嘻嘻的说到,将油倒入锅中开始热油。



  感觉温度差不多后,指挥使将鸡蛋倒下去炒散后再倒出放在碗里,然后又将刚刚切好的东西与玉米粒一起翻炒出香味,最后下大米。钟函谷在旁边坐着看着指挥使放好调料后拿着锅铲翻炒那乐在其中的样子实在是不忍心打扰,干脆就给她倒了杯热水。



  “完成啦!”指挥使开心的将自己做好的炒饭端到了钟函谷的面前,还给他拿了个勺子:“虽然卖相不如安做的好看,但我也是努力过了的。”



  “嗯嗯,我当然知道指挥使的努力,来,喝杯水吧。”钟函谷将刚刚倒上水的水杯推向了指挥使,指挥使嘿嘿笑了两声便接过了水杯。



  她看着钟函谷吃着她亲手制作的炒饭,感觉自己心情也好起来了,猛地灌了一大口水,最后被烫的眼泪直流。



  “啊,差点忘了告诉你那是刚刚倒上的了。”钟函谷停下了吃饭的动作,微笑着对指挥使说着。



  “钟——函——谷——”指挥使忍不住站了起来。



  “这可真的不能怪我,都怪你自己太不注意了。”钟函谷说着又往嘴里塞了一口炒饭。



  指挥使顿时气不起来了,耸拉下了肩膀叹了口气,又重新坐了下来:“好吃吗?”



  “嗯。”钟函谷点头:“能做出这样的炒饭,指挥使应该对自己更有自信才是。”



  “一会儿要出去消食吗?”



  “做什么?”



  “一起跳舞呗,我已经让晏华和芙罗拉去安排了。”指挥使在舞会进行之前也和菲尼克一起恶补了跳舞的知识,虽然中间她被恋人以训练为名强行抓着跳了好几次,但也是证明恶补还是有成果的。



  “当然可以。”



  



再写感觉就写不完了所以到这里为止吧.


神明将头抵上神官的灵柩,双手放在边缘,轻轻地闭上眼睛呢喃着:“晚安了,我的狂信者。”


感谢七日给我发的短信1551,我永远喜欢钟函谷

永远的7日之都/钟男指 待到樱花纷飞之刻

普通世界设定*



涉及钟函谷攻略,剧透慎入*



真迟来的生贺,被伊斯卡里奥的实装冲昏了头脑是我的错*







  “他们都说我被梦中的妖怪蛊惑了心神。”



  “但我知道,我没有。”



  黑发的男生端坐在病床上,面容十分憔悴,眼中含着的泪水好像马上就要滴落下来一般。



  “他不是妖怪,他是有着七情六欲的人类,我爱着捉弄我时候的他,爱着在我和他吵嘴的时候他总是转移话题时的样子,爱着他坑骗我买他店中东西还有签契约书时的样子,同时……我也深深的爱着他在那一日的樱花下露出的那个笑容。”



  黑发的男子提起他深爱的这个人,便擦去了泪水,脸上的表情变得开心起来,这就是遭遇了车祸昏睡了整整七天的他醒来之后的样子。



  “关于我和他的故事……”



  黑发男子露出了笑容,开始讲述他梦中七天的所有故事。







第一梦 - 「古街初遇」



  



  我睁开眼睛的时候,自己已经位于一个古怪的地方了。那个地方的建筑物全部都特别的古典,说实话,最初开始我都怀疑是自己穿越了。



  但是我马上就否认了自己的想法,因为我看到了几个穿着现代服饰的男人和洛丽塔服装的姑娘,因为那种款式和那种精致度只有现代可以做到了。



  然后我又觉得自己是来到了旅游景点,因为四周全部都是卖食物的,有卖包子的,还有卖糖葫芦的,还有卖一些小礼品的。



  就在这个时候我面前出现了一个男人,就是他,他的名字叫做钟函谷,据他说他是居住在这个古街的一位商人,他在看到我的第一眼就拉着我进入了他的店中开始推销起了他的各种商品。



  “……抱歉,我过来并不是买东西的,只是来随便逛逛。”我马上拒绝了他滔滔不绝的推销,准备站起身来走人的时候他又一次拉住了我。



  虽然只要把他的手从我袖子上甩开我就可以继续往前走了,但当时的我不知为什么并不想甩开他紧抓着我袖子的那只手。



  “还有什么事吗?钟老板。”



  他好像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马上放开了他抓着我的那只手,可当时的我就好像被鬼迷了心窍一般,直接抓住了他在半空中还没来得及缩回去的手。



  “你还有什么事吗?”他反问起了我,而我却久久回答不上来,只是一直抓着他,舍不得松开,好像他是什么很重要的东西一般。



  “我……”正当我开口准备辩解什么的时候,忽然感觉四周一冷,随后我察觉到有什么东西进入了我的身体中,冷冰冰的,不像人类的东西。



  之后我就倒了下来,当我再度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客房中,而钟函谷就在我的床前坐着。



  “感觉好些了吗?”他问我这句话的时候相当温柔,温柔的我都忘记他最初开始是如何强行将我带入这里向我推销他的商品了。



  “嗯,刚刚发生了什么?”



  “你被小鬼附身了,还好不是什么棘手的鬼怪,我一说要动手马上就跑了。”钟函谷微笑着解释到,聊我被小鬼附身的事情就像在聊昨天晚上吃什么一般轻松。



  “为什么?我记得我以前没有这种情况。”



  “你大概是来了这里所以阴气加重了吧,我可以帮你治疗这种体质,诊金嘛……之后再说!让我慢慢想。”



  虽然我感觉我之后肯定会对奸商出的费用不敢恭维,但是当时满脑子都是治好这样的体质,免得之后再被棘手的小鬼附身的想法,所以就答应了他。



  但是我到如今都不后悔我当时答应他这件事,也正是因为这件事情才把我与他原本不可能有交集点的生活连接了起来。



  



第二梦 - 「巡查任务」



  在那之后,我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他在我面前,他并没有面对我而是背对着我,他一直在我的前方走着,走在一辆车也没有的大路上,我在他后边慢悠悠地跟着,我与他就这么一前一后走着。



  “我说——指挥使。”



  在梦里他经常称呼我为指挥使,虽然我并不知道为什么他会这么称呼我,但梦中我并不介意。



  “你有没有时候会觉得活着这件事很难受,甚至想要去寻找活着的意义?”



  “为什么你要问这个问题?”



  “没什么,只是最近几天被在东方古街居住的几个小孩子的家长询问起了这个问题,就很好奇你会不会也在思索这个问题。”



  “那钟老板你是如何认为的呢?”



  “我吗?说实话我也不是很清楚,有些人说人类是为了活着而活着,但我觉得这个回答未免有些太敷衍了。”



  我听到他的话后忍不住笑了,仔细想想确实如此,为了活着而活着这样的答案真的很敷衍:“那钟老板认为怎样的回答才不显得敷衍呢?”



  “因为未来是未知的,所以人类才活着。没错吧?”钟函谷转过身对我露出笑容,那个笑容真的非常纯粹,让我忍不住为之动心。



  “说的也对。”我认为他说的完全没错,对于未来的事人们谁也不知道,除非真的有人拥有那种可以预知未来的神力,可惜的是人们谁也没有那样的神力。



  “或许真的如此吧,为了探索未来的可能性,为了能够看到自己未来的样子,人们才会活着。”即使生活索然无味,即使如今碌碌无为,但至少我们还拥有未来,那是谁也无法改变的,只属于我们的东西。



  “对吧。”他好像很喜欢笑,经常就会对我露出那个笑容:“来,费用一万。”



  “不要吧!”我听到他的这句话马上露出了震惊的表情,这个奸商真是不管什么时候都不忘记问我要钱。



  “好了好了,反应别那么大,跟你说笑呢。”钟函谷说完就转身离开了,他好像每次捉弄完我都很开心的样子,我有时候会觉得这个人真的太过分了,但是没想到最后我却连同他过分的这一点也喜欢上了。



  



第三梦 - 「幻境奇遇」



  睁开眼睛我看到的是一个古怪的东方古街,这里的建筑物比之前我所见到的更加古老,而人们的衣服也一样非常古老。



  当镜子照到我的那一刻我感觉到了慌张,那个时候有个小男孩的声音一直在我耳边同我说话,而我只能被迫听着,除此以外什么也办不到。我被搬进了一个屋子里,我将耳朵贴在门上听到了门外的对话睁大了眼睛,感觉他们这一群人真的非常疯狂。



  就在这个时候随身携带的一个外形好像手机的东西响了起来,我摁下了接听键,这个时候钟函谷的立体影像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吓了我一跳。



  虽然被吓了一跳,但我还是努力缓过了心神对他讲述我刚刚听到的事情,而他也一边听着讲述一边点着头,过了一会儿他又对我露出了笑容。



  “我知道了。放心吧,有我在呢,不会让你出事的。”



  虽然听到这话的时候很想揍他,但又觉得相当的安心,忽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我被吓了一跳马上听着那个小男孩的话钻入了箱子里,就在这个时候我马上又给钟函谷把电话打了过去。



  “他们要把我连人带箱烧啊!钟函谷你靠谱吗!”



  “箱子吗……我看到了,你也从缝隙看看吧,我就在你附近。”



  我听了他的话,探头从箱子缝隙向着箱子外看去,看到钟函谷站在人群中向我挥手,那个时候虽然我的心中非常不安,但在看到他的那一瞬间马上就安心了下来。



  那之后虽然箱子还是被点了起来,但不出一会儿就被一阵雨水给浇灭了,我强行将箱子打开看到了打着伞的钟函谷与一个白色的小孩子。



  在那之后钟函谷并没有收我的钱就离开了,这是钟函谷第一次帮我解决完事情以后没有问我要钱。我站在卧室门口看着他离去的背影,不知为何我觉得或许我和他的距离近了那一些也说不定。





第四梦 - 「温暖之地」



  这已经是我第二次进入他的万葬亭了。



  啊对了,万葬亭是他所居住的地方,也是他开的店,他经常会从外面带来一些客人来观光,甚至还有一些不是人类的客人前来光顾。



  而我自我感觉应该算他这里的常客了,每天来一次一次要在这里待很长时间。我说我自我感觉的原因是因为对他来说过一个小时再来的人都算是稀客了,让他来感觉的话他这个店就真的没有常客了。



  今天我正坐在店中翻阅着一些他所说的正常的书籍,不过上面讲述的全部都是聊斋志异般的鬼怪传闻,看着就让人脊背发凉。他说我能在他这里待这么久已经是一个奇迹了,毕竟别人待不了十分钟就着急着出去。



  我问他为什么,他说他这个店人类会感觉很阴森很不舒服,然后他又问我我如何想,那个世界我回答——



  “不会,我感觉这里很温暖,待在这里很开心。”



  那个时候他只是笑了笑,我还以为他不相信我说的话,我正准备辩解到时候,他说我是一个怪人,之后便进去了里面的房间。



  我不清楚他进去干什么,但我知道我只需要在这里等着就可以了,因为我清楚只要我在这里,他就一定会出来。



  果然,他过了几个小时后出来了,端出来的是一盘香气扑鼻的桂花糕,还有一壶沏好的绿茶。



  说实话我并不爱吃桂花糕,主要是不太喜欢桂花的香气,但那个时候的我很奇怪的是,只要是他做的桂花糕不管多少我都能吃下去。



  “钟老板做的糕点也很好吃。”



  我当时赞美了他之后他很开心的笑了,看着他的笑颜我也笑了出来,我们两个就这样很开心的对视着笑着。仔细想想那个时候的事情真的很蠢,可那个时候的我不知道为什么,只要是与他做的不管什么浪费时间的事情都觉得很值得。



  “看吧,我就说这里很温暖。”



  我笑着对他说到,他听到我的这句话后愣了一下,随后也露出了笑容。



  “你说的是。”



  



第五梦 - 「古街之景」



  听他说他的万葬亭已经很久没有客人了,除了我这个光看不买的人。



  “你不是说非人的客人也很多吗?”



  “……啊,是啊。可是最近几天连那样的客人也没有了,我是不是可以考虑关店了。”钟函谷头大的说着这种自暴自弃的话,说实话他这句话最近基本每天都要说上一句,我基本已经习惯了。



  “既然没有客人,那我们就出去走走吧?一定会快乐起来的。”我向他发出了邀请,那个时候的他虽然犹豫了许久但还是答应了我。



  在那一天,我们就好像朋友一般相处,一起去买各式各样的配饰,一起去吃喜欢的东西,一起去玩一些有趣的游乐设施,甚至连鬼屋也被我拖着钻进去了。在里面我被各种各样打扮稀奇古怪的工作人员吓个半死而他在我旁边面不改色地拍着我的肩膀安慰着我。



  他当时和我说他没想到古街居然都变成了这个样子,我开玩笑的说他就好像隐居深山的人一样,对于现代的变化一无所知。



  “或许就是这样吧。”他苦笑着这么回答我,那个时候他的笑容让我的心很痛。



  如今回想起来那个时候的我与他就好像普通小情侣的约会一般,而在那边的世界,普通这件事是我与他不管多么渴望都得不到的东西,因为在那边我们的存在本身就不普通。



  我当时也在想,如果那样的日子可以一直持续下去就好了,如果持续下去的话我们两个一定可以回归普通的,但是那始终只是一个想法,他无法变为现实,因为我的懦弱。



  “指挥使。”



  “怎么了?”



  “明天樱花就要开花了,我们一起去看吧。”这是他第一次向我发出邀请,我不敢相信的愣在了原地,随后马上答应了他。



  “嗯!”



  



第六梦 - 「樱花纷飞」



  今天我换好衣服早早就来到了他与我约定见面的地方,我在那个地方一直等着他,一边等一边看着时间点。他到了点以后马上就出现了,就好像故意踩点出现一般,向我打招呼。



  “你好准时。”



  “没有你准时,你看我不是还是比你晚来吗?”钟函谷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瓶子怪们在他的脚边背着一堆食物。



  “看樱花最不能少的就是食物和酒了吧?准备这些东西花了些时间。不过指挥使你还未成年不能喝酒。”



  他这么对我说着,但我还未能说出来,我其实内在早就已经成年了,并不是他所说的这个未成年的指挥使。不,简单来说我并不是他们的指挥使才对。



  那个时候他都在我的前面,我和他的瓶子怪走在后面,樱花纷纷扬扬飘落在地,遮盖住了街道,同时也渐渐地遮盖住了他的背影,我看着这一幕感到了恐惧,马上跑上去抓住了他。



  “怎么了吗?”



  看到他的脸我才逐渐安心下来。



  “你走的太快了,我有点儿跟不上。”



  我假装镇定,随意找了一个理由搪塞了过去,我无法对他说出我的不安,害怕他忽然随着这樱花雨消失。



  “我不会消失的。”



  他忽然这么说到,脸上挂着温柔的笑容,我睁大了眼睛,震惊的看着他。



  “指挥使想说的话都写在脸上了呢。安心吧,我是绝对绝对不会消失的,我会一直陪着你,就算你的体质治好我也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



  他说着在这樱花雨中将我拥入了怀中,我虽然也想要抱着他,但最后还是将手垂了下来,我没有那个勇气。他在那之后就将我放开了,他好像心情很好的走在我前面,而我却一直在思考我究竟要如何回应他刚刚的拥抱。那个时候我的心里很难受,很想哭,我忽然很讨厌这样懦弱的我自己。



  我到现在还一直在思考,如果那个时候我立马回应了他的拥抱,立马说出那句话之后会如何发展,但那也只是如果罢了。







第七梦 - 「箱庭梦终」



  最后一天的天气阴沉的可怕,那天我不知为何睡得很不安稳,那个时候我第一个反应就是马上去找他。当我看到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坐在椅子上看着店我就很想睡觉了。



  “哟,指挥使,这么早来这里做什么?”



  “我……你这里有没有能够助眠的东西?我昨晚到现在也只睡了四个小时,头疼的厉害。”我这么询问到,而他则站起来走到我身边端详起了我来。



  “诊金也差不多该收了吧?”



  “……嗯?”我好奇的看着他,这么快就已经考虑好了吗。



  “那么,就收你的死后的身体吧!”



  我听到这句话后脸色发白,不知为何当时真的很慌,只见他下一刻不知从哪里变出了一张纸,简单来说就是一张卖身契,不过他买的是我死后的身体。



  那个时候的我满脑子都是如何才能睡个好觉,马上就签了那张写作契约书读作卖身契的纸张,他看到我签完以后很开心地将纸收了起来,然后拉着我的胳膊来到了客厅。



  “……能让我睡着的东西就在这里吗?”



  他笑嘻嘻的没有回应我,只是强行地将我按在了沙发上,而他也坐在了我的旁边,将我按倒在他的大腿上,我当时脸好像爆炸一样的红,我不知道他这么做的意义。



  “嘘,安静,好好的在这里睡一觉吧。”



  他的声音让我感到安心,困意逐渐来袭,明明是这么开心的时刻我的眼泪却流了下来。我心里很清楚,我已经彻底沦陷了。



  “真是个爱哭鬼。”



  睡着之前,我听到他这么说着。



  只有那个时候的我仔细想一想就能想到,他是驱鬼人,可以感受到灵体的动向,那么对于我内在换了个人他也一定可以察觉出来吧。可是那个时候的我并没有想那么多,只是觉得自己在做梦,但是那种真实感又让我感到了怀疑。



  等我再次睁眼看到他的时候我确定了,这一切都是真实的,我并没有在做梦,一切都是真实存在的。



  “晚上好,你睡得真是太久了。”



  我听到他这句话以后马上坐了起来,我记得我来这里的时候还是早上,现在居然已经到了晚上,那么也就是说……



  “你一直在这里坐着?”



  “我没多大事,比起这个你没事了吧。”



  “嗯……头痛的感觉已经好很多了,而且也非常精神,如释重担。”我笑着说着自己的感想。



  “既然感觉这么好,那也不妄我将自己的膝枕贡献出去了吧。”他转过来对我笑到,我当时真的非常愧疚,我转过身去抓住了他的手,他很吃惊的望着我。



  “……钟老板,我们在一起吧,现在,未来,我们两个人一起,就算死亡也无法将我们分开。”我在那种情况下告白了,明明知道绝对不能说出来的,但我看到他为我付出那么多还是没有忍住,最终感情战胜了我的懦弱。



  在那之后他回复了我什么我并不知道,只记得他笑了,虽然笑得很灿烂,但是他的眼泪流了出来。他居然因为我的告白哭了出来,我不知道原因就这么醒来了。



  



  “这就是,我与他的故事。”



  “我想要珍惜的人,我的唯一,我的宝物,对,他是我的宝物,他是我的独一无二。”



  黑发男子开心的说着,眼睛中闪着晶亮的光彩,仿佛他的世界在这一刻才被染上色彩一般。



  “所以,我想要再见他一面,钟医生,你也觉得是吧?”



  黑发男子将视线转到了另一位黑发男子身上,这位被称为钟医生的男子他长长的头发束成了一束,发尾有着些许的渐变,身上穿着白大褂戴着一副眼镜,手上拿着一个小本子正在记录着什么。



  “我明白了,今天的治疗就到这里,明天再见。”



  被称为医生的男子在记录下最后一笔后笑着说到,主动走出了病房。



  




全文完.


「穿越变成了刀剑还遇到了粪婶吃枣药丸怎么办」

月底更一发!然后我就要去沉迷学习啦!



对,我又要咕了。







②⑥







今天一大早天空就非常的暗,这并不是审神者更换的景趣,而是天空本来的颜色,所以「剑」今天早上起床后甚至还觉得是在半夜。



天空中乌云遍布,据狐之助说这样的阴沉天气会持续三到四天,之后就放晴了,「剑」感觉这样的日子里真的不适合洗衣服,特别还是手洗。



“不要抱怨,因为今天停电的缘故所以洗衣机用不了,所以只能手洗了。”堀川一边用劲搓着衣服一边和一副痛苦表情的「剑」说话。



今天早上在本丸留守的刀剑全部都去迎接远行归来的刀剑,然后就被递来了一堆衣服,本想就这么扔进洗衣机里一批一批地卷,结果却停电了。



“至少还有人在帮助我们,应该花费一上午就能洗完了。”堀川看着「剑」自暴自弃的样子安慰着他。



「剑」沉默地看向旁边来帮忙的刀剑,即使跑了一天远征还是很有活力的今剑坐在岩融的肩膀上帮忙将洗净的衣服晾起来,还有和他们一起洗衣服的冲田组,和泉守还有左文字一家,但也仅仅只有这些人来帮忙而已。



“知足吧,比只有我们两个人好多了不是吗?”堀川似乎看透了「剑」的想法,对他说。



“是呢,不过我的表情真的有那么明显吗?”「剑」又狠狠地在搓板上搓了一下衣服,飘起了一堆泡沫。



“是呀,「剑」在想着什么全部都写在脸上。”堀川笑着伸出手去,在「剑」的脸上轻轻一刮:“泡沫,去到脸上了,审神者大人就算变成刀剑也要好好呵护皮肤才是。”



“啊……谢谢了。”「剑」用手擦了擦刚刚堀川用手刮过的地方,看到了堀川溅到头发上的沫子:“你头发上也有。”



“这真的没办法,只能一会儿去洗个头发了。”堀川说着用手轻轻摸了摸自己的发鬓。



“你们有时间聊天不如快点干活吧。”



“好的——”「剑」回应着安定,然后又开始了忙碌。



因为入秋的缘故,阴天所感受到的并不是凉爽而是寒冷,吹一阵风都能让人抖三抖。即使在这样环境下还是洗完了衣服,看着满院子被挂起来的衣服,「剑」感觉这个场面非常壮观,同时也感觉自己非常厉害。



“终于洗完啦——我今天也玩的很开心!”今剑坐在岩融肩膀上双手高举欢呼着。



“是吗是吗,开心就好。”岩融对于这样的今剑也只是一笑而过。



「剑」羡慕着两人的相处关系,一直盯着他们看,而堀川好像也注意到了「剑」的目光,直接从他身后抱住了他。



“呜哇!做,做什么啦?”「剑」着实被堀川吓了一跳。



“只是看你一直在发呆有点儿想吓你而已。”堀川将「剑」放开来,脸上挂着笑容。



“真是没想到你也有这样的一面。”「剑」顺了顺自己因为被吓了一跳而差点儿没上来的气。



“你们已经洗完了?午饭已经准备好了快点过来吧。”



听到这个声音后「剑」又愣住了,不过这次马上回过神,将心情调理后抬起头来,心中告诉自己这把是别人家的青江,自家的青江或许现在还在昏迷不醒中。



“……「剑」是在担心自己家的刀剑吗?”自前几天回来以后「剑」就没有什么精神,一直都在勉强自己,堀川注意到了这一点所以想要尽全力让他打起精神,但好像并没有什么用。



“嗯?嗯、有点儿吧,毕竟灵力吞噬时候麻烦了他们不少……”「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并没有把自家青江昏迷不醒的情况告诉他们。



“没事的,既然是审神者大人您的刀剑,一定会没事的吧。”堀川又一次改口,或许是因为他觉得这种时刻还是需要叫「剑」为审神者吧:“你是一位合格的审神者,你的刀剑都爱着你,相信着你,也请你相信着他们,等待他们的消息吧。别再愁眉苦脸的了,这个样子的你不是他们愿意看到的吧?”



对于堀川忽然冒出来的这些话,「剑」呆在原地久久不能平复自己的心情,他压抑住自己想哭的欲望,低下头露出了淡淡的笑容:“……真是的,完全暴露了呀,我没精神的状态。”



“那是自然,毕竟我是你来这里以后和你相处的最久的一把刀剑呀。”堀川说着向「剑」伸出手来:“今天一起去吃午饭吧。”



“嗯。”「剑」笑着握住了堀川的手。



「剑」真的没想到吃完中饭以后鲶尾居然吵着要玩抽鬼牌,堀川和浦岛两个人都举双手赞成,青江和骨喰表示没所谓,而和朋友玩抽鬼牌一直在输从未赢过的「剑」开始慌了。



“……这个输了有什么惩罚吗?”



“嗯——没有喔。”



“你这个犹豫为什么让我这么害怕。”「剑」听到鲶尾的犹豫后瑟瑟发抖。



“真的啦,只是玩玩而已。”鲶尾还笑眯眯的,「剑」即使知道鲶尾原本就是这样的性子,但还是忍不住害怕。



“别再逗他了,看他都紧张成什么样了。”骨喰在一旁无奈地看着鲶尾。



“其实我也没有想好啦,不如就等玩完以后再想吧。”鲶尾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



“我可以不参加吗?”「剑」觉得这种不知惩罚的游戏风险实在是太大了,与其自讨苦吃不如一开始就不参加。



“不——行,大家是一个团体,怎么可以落下你呢?”堀川来到了「剑」的身边,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同他说到。



“……我明白了。”「剑」知道就算他再怎么否认下去也没什么用了,只好垂下头认栽投降,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无论失败有怎样的惩罚都只能欣然接受了。



之后,不知鲶尾和骨喰两人从哪里翻出一套印着狐之助图案的扑克牌,A的牌面还好,一只狐之助在中间躺在地上露出肚子,感觉十分可爱,但10的牌面狐之助的数量多了就有一种精神污染的感觉。



分完牌以后「剑」看了看手中的牌,然后又抬起头看了看周围的人。



好像注意到人们都整完牌了,鲶尾站了起来将手举起:“那——么!就从堀川这边开始,来,堀川抽我的牌吧!”



鲶尾说完以后坐了下来,将自己的牌笑吟吟的递到了堀川面前,堀川从左边起抽了一张然后放到了自己的牌中,又递给了身边的青江,青江抽完以后又递给身边的浦岛,之后是「剑」,骨喰,最后是鲶尾。



就以这样的顺序进行了下来,最先将成对的牌丢光的是浦岛,他好像安心一般的松了口气,看样子他也很担心鲶尾会在结束后想出什么样的惩罚。



“哦哦!”鲶尾抽完以后忽然发出了惊喜的声音,然后将一副对牌往地上一扔:“lucky!”



“……所以说到底是谁拿着那张joker啊,这都几轮了。”「剑」忍不住看着最后剩下的四个人,四个人谁也没说话,只是继续进行着游戏,而「剑」也只好继续进行游戏。



最后不出他所料,仅剩下他和笑面青江两个人。



“……那个,青江呀。”「剑」看着笑眯眯的青江和他手里最后两张拍,他感觉自己抽不到鬼牌的几率和他在玩游戏锻刀的出货几率一样低。



“只剩下我和你了,真没想到一直都没被抽中。”



“……是,是呢。”「剑」将手放到一张牌上,最后决定不磨叽了,一抓紧一闭眼直接将它抽了出来,果然画着一张大大的joker,中间是狐之助穿着小丑服的奇怪样子。



“我,我就知道。”「剑」欲哭无泪了,自己每次玩这个东西时运气一直都不是很好,别说今天五个人一起玩,平时在班里八九个人一起玩抽到鬼牌的都一定是泽琉歌,若鬼牌在他手里那么对方一定不会抽到,他都怀疑这是不是什么诅咒了。



“所以说鲶尾,惩罚想好了吗?”「剑」将视线转向鲶尾,鲶尾正思考着,连头顶的呆毛都一摇一摆的。



“那就请你打起精神吧,不要总是发呆,也不要总是愁眉苦脸的。”鲶尾笑着对「剑」说到。



“……咦?可是……我已经很精神了啊。”「剑」对鲶尾这句话措不及防,实在是想不到这样就完了,也实在是没想到自己没精神的样子连鲶尾也知道。



“大家都看出来了,你在你的本丸中发生了什么,对吧?”青江说着,将手中拿着的牌放入地上的牌堆中。



“……嘛……”「剑」把眼神移开,就算面对别人家的笑面青江他也没办法直视他的脸,就好像做了什么亏心事一般。



“虽然这个本丸已经是这样了,虽然前段时间大家都对你十分恶意,那也是因为你有事瞒着我们,大家也都只是因为这个原因闹脾气而已。”堀川来到了「剑」的身边,在他旁边坐了下来:“你既然帮助了我们,那你也是这里的一员,是大家的家人,大家都很关心你的,就算回去了也不要忘记这一点呀,审神者大人。”



即使现在身边只有四个人,「剑」仍然感觉这里的大家都在自己的身边,低下头忍不住落泪了:“谢谢……谢谢你们。”「剑」用手擦着眼泪,堀川无奈地将毛巾递给了他,「剑」接过毛巾以后反而哭得更厉害了,自己之前一直觉得这个本丸非常阴森,害怕因为莫名其妙被杀所以每天都在这里提心吊胆的度日,那么如今,稍稍放松警惕也没什么的吧。



“……他睡着了?”



听到青江的问话以后堀川点头,将「剑」房间的门轻轻关住。



“我们以后到底还能不能一起度过这样的日常呢。”鲶尾看到堀川表情上一闪而过的忧伤,问出了自己一直以来都在思考的问题。



“没关系的,一定还可以的。”堀川如今也只能用这句话来安慰满脸不安的鲶尾:“即使审神者消失,这个本丸与被召唤出的我们仍然还会存在,既然还会存在,那么一定有一天,我们能再次五个人聚在一起,到时就一起和那位审神者大人玩些有意思的游戏吧。”



「剑」迷糊间隐约听到了门外堀川他们的谈论声,虽然很想爬起来走出门说两句话,但他在不知不觉中又睡着了。







Tbc.


「穿越变成了刀剑还遇到了粪婶吃枣药丸怎么办」

不知咕了多久我来填坑了。

已经想一口气更到完结了……因为快毕业了上班后感觉更没时间更新了。

总之更完这篇以后尽量这周以内会再更一篇就溜去学习了。







②⑤







「剑」第二天早上醒来已经不知几点了,隔了好几天他终于安安稳稳的睡了一觉,虽然是在别人的本丸。可能是因之前回了一趟自家,所以来了别人家以后就不知道该做什么了吧。



说实话,「剑」感觉自己有着严重的睡眠不足,就算现在已经上午十点,但她还是很困,而且脑子疼,想想昨晚和数珠丸说完话回来以后就直接睡下了,甚至连澡也没来得及去洗。



他就这么穿着睡衣将门打开,一阵凉风吹过他才意识到现在已经秋天了,来到这个世界的时间不知不觉已经要半年了,虽然他并没有感觉来这里的时间那么长。



院落里已经落下了一地树叶,树上的叶子早已不像自己初次来时那么茂盛了。反而是万叶樱好像不会凋谢一般,即使花期早已过去很久但它仍然盛开的好像初春之时一般,就连空气中也飘着淡淡的樱花香。



“早上……不对,现在应该是上午了呢。”



忽然响起一声打招呼的声音,「剑」转过头便看到了抱着一摞衣服的堀川,仔细想想堀川是这个本丸里与自己相处最久的刀剑了,「剑」露出了微笑。



“没关系,早上也好。”



“不行,该在什么时候问好就在什么时候问好,这可是规矩。”



“噗嗤,堀川你还真是会在奇怪的地方纠结呢。”「剑」看着堀川一脸认真说教自己的样子,没忍住笑了出来。



“感觉你变了很多呢,审神者大人。”



“真是的,叫什么审神者大人,干脆连敬语也省去直接叫我「剑」就好了。”「剑」看着忽然严谨起来的堀川忽然有些不习惯。



“不行,这也是规矩。”堀川笑着反驳。



“欸~这么多规矩吗?”



“抱歉抱歉,这是逗你的,既然起来了那就干活吧,来。”堀川说着将一叠干衣服递到了「剑」的面前,「剑」呆呆的深处胳膊来,然后堀川就将衣服放了上去。



“这些衣服麻烦「剑」去短刀宿舍和太刀宿舍跑一趟啦,其他的宿舍我已经送去了。”



看着堀川微笑的样子,「剑」总觉得他是故意的,为了报复自己翘了好几天的班。另一个原因是实际上在本丸中宿舍都不是挨着的,比如把本丸比作一个大型的院子,短刀宿舍是在院子的最左侧,那么太刀宿舍就在院子的最右侧,而胁差房就在院子最中间。



想到这里,「剑」感觉自己有些头大了,不过自己确实也翘了好几天的班也不敢多抱怨,只是抱着一摞衣服跑出了胁差宿舍。



当他将干衣服送完回到宿舍的时候已经到了午饭时间,堀川好像是故意看准了这个时间从房间走了出来笑着走过来:“辛苦了,「剑」,快点去洗漱换衣服,然后吃午饭吧。我会等你的。”



「剑」听到以后只是松了口气,还好堀川没有再刁难自己,心中暗暗庆幸堀川他也不是那种会不断刁难人的性格,而堀川见他半天没答话好奇的盯着他。



“啊、不好意思,愣了个神,那我先回去房间了,你不用特地等我也没关系的。”「剑」说完后就与堀川告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他靠着门坐了下来,靠着门不知不觉又睡着了。



当堀川敲门的时候,「剑」才彻底清醒,意识到自己居然又睡着了。



“喂——「剑」你还没好吗?”



“呜哇,你还在等着啊?”「剑」看了一眼时间,发现已经过了半个小时了。



“是啊,说好要等你的。”



“你先去吧,我刚刚不小心靠着门又睡着了。”这句话说的「剑」自己也不好意思了,但他如果不坦诚说出来,堀川肯定又要等他半个小时。



“你早饭就没吃,午饭再错过能行吗?”



“没关系的,所以你先去吧,别管我了。”毕竟在上学期间一天都不吃饭的时候多着呢,「剑」心想着,催促堀川快点走。



“好,那我就先走了。”



听着逐渐离开的堀川,「剑」松了口气,在躺下继续睡还是洗澡的选项中纠结了许久最后还是决定先洗澡换衣服。



「剑」梳洗完毕后已经过了一个小时,他看了看时间,现在还在午休时间中,如果厨房还有食物就好了,抱着这样的思想,「剑」将门打开。打开以后发现堀川在门口站着捧着一个饭盒好像正准备敲门。



“堀、堀川?你怎么……”



“我是来给你送食物的,因为「剑」早晨就什么也没吃,上午做了事以后不吃饭是熬不过下午的。”堀川说着将饭盒端起递给了「剑」。



“……欸?欸?”「剑」接过饭盒以后,就马上打开了,里面装着的是热气腾腾的饭团。



“这是我一个人做的,如果好吃就好了。”



「剑」听到以后有一种想哭的冲动,他将饭盒放在鞋柜上直接向着堀川抱了上去:“谢谢你,我太高兴了!”



好像是第一次遇到「剑」如此直率的表达自己的感情,堀川也露出了微笑,摸了摸「剑」的头:“不要客气,本丸的大家都是一家人。”



“那就赶快吃吧,吃完了以后就马上和我去干活,今天可是轮到我和你打扫胁差宿舍了。”堀川说完这句话以后,「剑」马上恢复了原本的表情,马上放开了堀川。



“……这,莫非是……”



“对,大扫除呢。”堀川笑得比刚刚还灿烂。



“我懂了,我吃,我吃,吃完以后和你一起打扫。”「剑」说着欲哭无泪的拿起了饭盒里的饭团往嘴里塞着,而堀川看着这样的「剑」心中也感到了一丝温暖。



“不过说起来,今天都没有看到其他人呢,就你一个?”「剑」忽然想起今天上午跑短刀宿舍的路上只看到了药研和乱,经过打刀宿舍时里面也安安静静的,而在太刀宿舍只看到了一个人静静坐着的数珠丸恒次和门口靠着墙壁睡着的明石,为了不打扰他们,「剑」就只将整好的衣物放在了门口的篮子里就走了。



“其他人都该跑远征跑远征,该出阵的出阵了,该去训练场的去训练场,所以现在本丸的刀剑很少,胁差就剩下我和你。”



“……原来是这样。”「剑」点点头,又开始思考这个小姐姐平日里什么也不做,今天忽然该安排的都安排到底是要做什么,不过即使再想也想不出个答案,只能等到今天大扫除完毕后去问了。



“所以说要大扫除就今天,既然已经吃完那就赶快开始吧。”



“好——”「剑」说完以后将最后一口饭团塞入了嘴里。



扫除是「剑」负责一层大厅,而堀川负责二层,两人说好谁先打扫完就去帮对方以后就开始了大扫除。



「剑」因为吃了堀川做的饭团,所以干活都勤勤恳恳一句话也不抱怨,其实这个宿舍说大也不大,不出半个小时就扫完了整个大厅,而堀川好像早就扫完了,在上面擦着扶手和门框还有墙壁。



「剑」为了不落后于他,就也去打了一桶水开始擦门与墙壁,不知过了多久,连太阳都看不到的时候两个人终于打扫完了,在楼梯上背靠背坐在一起。



“如何,做完以后很有成就感吧?”堀川问到身后靠着自己的「剑」。



“是啊,不过真的好累啊。”「剑」气喘吁吁的,整个人软趴趴地靠在了堀川身上,忽然,「剑」想起了什么马上站了起来。



“怎么了吗?”



“我想起来一件事,我要去找你们审神者。”



“我和你一起去吧?”



“……嗯。”「剑」仔细思考了一下,觉得这样也有道理,毕竟自己第一次差点儿暴走的时候就是堀川在自己身边安抚并阻止了自己。



“不过今天就我和你两个人,真的有些不习惯啊。”「剑」和堀川走在去往审神者房间的路上,一路上一把刀剑也没有遇到。



“嗯,让我想起了刚刚开始的时候。”堀川接话到,好像看透了他的想法一般:“不过大家明天早上就会回来了,不用担心也没问题。”



“可是还是不免会担心……为了防止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我果然还是去问问她吧。”



“为什么「剑」要这么关心我们的事呢?明明这里不是你的本丸。”



「剑」好像没有想到堀川会询问自己这个问题,沉默了好久都没能回答上来,堀川好像也意识到自己的这个问题有些太无神经了,准备道歉的时候「剑」发话了。



“大概是因为这里是我来到的第一个本丸吧,大家对来历不明谎称失忆的我都非常亲切,在随后的相处过程中,我不知不觉中就将这里当成自己另一个家了。”「剑」说这句话的时候并没有什么语气起伏,而是十分平静,好像在叙述一件与他无关的事情一般。



“这样啊,能够让你这样认为,我觉得大家都会很高兴的,不过可惜现在只有我和你呢。”



“我可不准备把这些话公开来说,也请堀川你为我保密吧。”「剑」听到堀川的这句话以后笑了笑,如果现在在大家面前,他可没有把这些话用如此平淡的语气说出来的自信。



“好,已经到了,「剑」你先上去吧,如果你发生什么的话我也会上去的。”



“嗯。”「剑」点头,向着楼上走去,他轻轻推动拉门,果真只要自己一来门就必开着,好像这个青她一直在门的对侧等着自己一般。



“怎么了?对我今天的勤快感到奇怪吗?”青好像早已知道了「剑」的来意,在床上坐着问到。



“你到底想做什么?”



“……我已经什么也不会做了。”青说着,撩起帘子从床上爬了下来,走到了「剑」的面前伸出手轻抚他的脸庞:“请安心,我会在这里等着终结那一日,在此之前我会安生的。”



“终结的那一日?”「剑」一把拍开青的手。



“嗯,所以说快走吧,已经没有你好奇的问题了吧。”青说完后就直接把「剑」从自己的房间赶走了,随后马上关上了门。



“啧,真是个性子奇怪的人。”「剑」不耐烦的叹了口气,然后走下了楼梯。



“如何?”



“她说她什么也不会做了。”



“那就好,我们也回去吧,「剑」今天已经累了一天了,早些睡觉吧。”堀川举起手来伸了个懒腰,随后给了「剑」一个笑容:“明天一起早起迎接大家吧。”



「剑」看着堀川的笑容,感觉心里暖洋洋的,也对他露出了笑容:“好呀。”







Tbc.


简单创建了几个合集证明还会更新,各位请放心我是不会就这么坑了的,一定会抽时间给入了我文坑的大家一个交代的

七日之都的大本命和二本命在这一次路线宣传的PV里都有出现,太好了1551

部分文懒得去改了,将就着看吧,有空还会继续产下去的……

意外